97乡村小说网

第十三章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 www.97yqxs.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第十三章

    如月抬起头看着对面这个让她感到陌生的男人,这个人虽然生得魁梧雄伟霸气纵横,可是目光之中却带有一丝柔情,她意外的发觉这种温柔的目光是其他神仙所不具备的,这个天蓬元帅跟她所听说过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何况这个时候朱烈的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甚至让她感觉十分享受。(---o-m)朱烈能拥有这样的手法是几次感情经历外加观摩无数爱情动作片之后积累下来的结果。如月脸红红的,一脸哀怨地瞧着朱烈,想要推开,可又有些不舍。

    朱烈知道这是女人即将投降的表现,忽然想起自己的老部下王煜是不是看到了这一切,一撇头却发现王煜已经昏倒在地,脸色惨白,只有三股真气在他身上不住地环绕,应该是他的护身真气。至于他为何昏了过去,应该是刚才尽全力施展绝学流光箭雨,耗费了大量道行,让他大伤元气,才会不省人事。朱烈本想过去帮忙,可是又一想:“老王本就是手段高超的仙将,自有恢复元气的本事,我如果贸然相助,反而会坏了事,而且目前尚有重要的事在做,搞定眼前这个如月才是我们能否安全离开这里的重点!”

    想到这里,他的动作更加快速了,让如月不时地发出尖叫声,甚至紧紧搂住他,完全没有之前的盛气凌人。

    朱烈见时候到了,正要进行下一步行动,却被如月阻挡住了,只听她柔声道:“大帅,千万不可,我是紫薇大帝的女人,你若是动了我,恐怕今后的麻烦会很多,不如,不如我用手帮你好吗?”

    朱烈此时完全不在乎她想说什么,颤声道:“我才不管什么紫薇、小燕子,老子只知道如果此时不做,就妄为男子汉了。”如月幽叹一声,闭上眼睛道:“唉,也罢。”于是朱烈施展本领,二人如`胶`似`漆、倍极缱`绻,片刻之后已经如同密侣一般。

    朱烈坐起身,紧紧`搂`住她,道:“跟我回去吧,我会好好待你。”如月的心有些醉了,身子软`软的倚`在他胸`前,却又轻轻推开他,娇嗔道:“你快点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这里很危险!”

    朱烈笑道:“你不是要杀我么,怎么现在反而关心起我的安危了呢?”如月幽叹一声,道:“我跟你说过,你碰了我的身子,就是直接与紫薇大帝为敌,今后的麻烦可不会小,他的本事比你大多了,你斗不过他的。听我的劝,赶快回去,不要再声张此事,我自有办法替你掩饰。”朱烈感激道:“你这般对我好,我该如何报答你?”

    如月幽叹道:“快别说这种话了,如果以后我落在你的手里,你能手下留情饶我一命,我便感激不尽了。”朱烈诧异道:“这是何出此言啊,我对你的心,你应该明白才对。”如月嗔道:“你对我有什么心?不过是逢场作戏露水姻缘罢了,你是堂堂天蓬元帅,身边有数不清的女人,过了那股新鲜劲你也就把我忘了,人家才不去凑那个热闹呢,我能在天庭这种地方混这么久,最大的优势就是既有自知之明也有识人之明。”

    朱烈讪笑道:“你看错我了,我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何况我仙府里并没有多少女人,叫上名的也只有玄素双姝而已。”

    如月冷笑道:“有她们俩你还不知足啊,要知道她们可都是以一当百的绝色,而且床`上本领相当了得,这天庭的神仙不知有多少对你羡慕嫉妒恨呢。”朱烈伸了下舌头,心道:“怎么像如月这种天宫仙子也知道羡慕嫉妒恨这种现代词汇?真的好奇怪啊!”

    他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如月已经将衣衫重新穿好,并且十分贤惠地替朱烈穿戴好盔甲,柔声道:“你快点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不要透露出去,这边我可以保证紫薇大帝也不会知道,你不会有任何麻烦。”朱烈抓住她的纤手,恳求道:“跟我走吧,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咱们在一起才有快乐啊。”

    如月跺脚道:“傻瓜,天宫是你想要谁就能得到谁的地方吗?咱们能有这一次结`合已经是天赐良缘了,不要再有非分之想,这件事你跟我都烂在肚子里,不要跟任何人说。”她咬着牙推开他道:“快走快走,不要再找我了,我不会再见你。”语气虽然坚定,可是眼中却分明含着泪。

    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不久之前还剑拔弩张,可是转瞬间就柔`情`蜜`意、水`乳`交`融了,甚至这个时候的如月已经在替朱烈着想,生怕他受到连累。

    朱烈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那边的王煜已经醒了过来,只好先去照料王煜,将他扶起,王煜惭愧道:“属下真是没用,居然一下子昏了过去,不能为大帅分忧,实在该死!”朱烈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今天若没有你,我早就死在这里了,回去以后一定重重赏你!”

    王煜道:“卑职只是尽了绵薄之力罢了,大帅休要再说重赏之类的话了,属下不配。”他又问道:“那些女人都走了么?”朱烈这才想起如月,回头看去,但见仙踪已逝,佳人早就不见踪迹了,心下有些怅然若失。王煜见状劝解道:“大帅莫不是看上了其中的某些女`色?其实天庭之中美貌的仙女多如牛毛,光是您的管辖范围就数不胜数,您没必要为那些危险的女子牵肠挂肚了,咱们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紧。”

    二人出了门,当初那个引他进去的仙将早已不知去向,偌大的行宫空空荡荡,倒显得阴森空冷了许多,让人不寒而栗。

    王煜建议道:“大帅,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朱烈忿忿道:“紫薇大帝好歹是我的顶头上司,他的行宫设下如此陷阱来坑害我,这个事情一定要找他说清楚!”王煜拦阻道:“大帅请听我一言,这件事水深得很,一无人证二无物证,光凭咱们一家之言讨不得半分便宜,依我之见就当吃了次教训吧,还是先回家去再议。”

    朱烈摇头道:“眼下还不能回家,我得去一趟月宫,把兵器拿回来再说,否则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会被人笑话死的。”王煜道:“那属下就陪着大帅一起去吧。”朱烈道:“你经过一番恶战,已经元气大伤,先回去养好伤再说,这件事我自己可以应付。”

    王煜见他主意已定,也就不再勉强,而且见天蓬元帅一改往日飞扬跋扈的作风,对自己这么关心,心下也自温暖了不少,便告辞归去。

    此时那朵宠物云又飘到面前,朱烈见到它就倍感亲切,笑道:“能再见到你可真好啊,我还以为上次就是我最后一次飞行了呢。”他这次跟从前可是不一样了,已经弄懂了腾云驾雾的窍门,于是纵上云团,手掐飞行诀,说了声“去月宫!”那云团再次膨胀起来,嘭地一声窜了出去!

    这次他掌握了飞行的窍门,速度自然快了不少,虽然月宫地处偏僻,不过也没花费多少时间就到了目的地。朱烈落下云头,迎面一股寒气袭来,只见琼台楼阁层层叠叠,数不尽的豪奢气派,朱烈看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月宫只是个泛称,其实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宫殿群,而嫦娥所住的广寒宫只是其中的一个,至于确切之处在哪里,他却没兴趣知道。

    因为在他所知道的故事里,堂堂天蓬元帅的前途就是毁在嫦娥身上,眼下还是别去主动触碰这个霉头的好。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吴刚的赌场把九齿钉耙拿回来。

    朱烈正在发愁怎么进去找人,忽然背后有人笑道:“好你个天蓬,前几天才输了钉耙,今天就又跑回来了,是想扳回老本么?”朱烈一看那人登时怔住了,但见此人肥头大耳笑容满面,脚踏五彩祥云,敞胸露怀,手里拿着一个大蒲扇,更令人瞩目的就是那双大大的赤脚,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赤脚大仙。

    赤脚大仙见他不说话,丝毫不觉尴尬,上前笑道:“看来你小子的气还没消哩,都是哥哥不好,非要拉着你一起下注,连累了你,这回我陪你过去,一起把宝贝拿回来。”朱烈心想:“原来这家伙还是赌友呢,也罢,跟他套套近乎,俗话说迎面不打笑脸人,既然此人跟我称兄道弟,我也跟他客气客气。”

    朱烈也拱了拱手,道:“不妨事,就是一件兵器而已,我自有办法拿回来,可是老兄你又去赌局恐怕还是冲着那桂花酒去的吧?”赤脚大仙被他蒙中心事,脸一红,讪笑道:“不瞒老弟说,本人平时没什么短处,就是好一些杯中之物,本不想理会吴刚这等惫懒人物,怎奈那厮的桂花酒实在好喝的紧,几天不去喝,肚里的酒虫就勾得我溜出来了。”

    他一拍朱烈的肩膀,道:“那**喝完桂花酒之后,胡闹了一番就跑得没了人影,到底去了哪里?”朱烈顺口胡诌道:“我那次酒喝大了,便跑去昆仑山的玉珠峰睡了一阵子,醒酒之后又去老君的兜率宫聊了会儿天。”

    赤脚大仙无甚心机,居然也就信了,点头道:“还是你活得逍遥啊,府里放着那么一对儿绝色姐妹花,却还可以海阔天空的到处玩耍,真是羡煞旁人啊。”朱烈笑道:“老兄不要开我玩笑了,像你们这些顶级大仙,想要几个女人还不容易么?怎么反而羡慕起我来了?”赤脚大仙苦笑道:“贤弟就不要取笑我们这些苦哈哈的神仙光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仙缘二字看似容易其实难比登天,就说玄素姐妹吧,那是一般人能染指的么?她们当初能主动投靠天蓬大帅府,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呢。”

    朱烈道:“那是老哥您谦虚,凭借您的地位,随便叫哪个仙女去你那里,她们敢不去?”赤脚大仙居然脸红了,叱责道:“胡说八道,我就算有那个心看上了人家,人家也得愿意来才行啊。天庭可不比人间,男女之间的规矩极为严格,那些仙女不是你有点法力就能随叫随到的。当然了,像玄素那样以下属的名义住在你府上就另当别论了。”

    赤脚大仙句句不离玄素二姐妹,看来对于这对绝色佳人归于天蓬的事十分艳羡。朱烈却不计较这些,心中已经另有打算:“怪不得如月跟我发生了一次关系就如临大敌似的,原来是因为天庭戒条的缘故怕惹上麻烦,她是个好女孩,想得多一些也无可厚非。而且看来天界的规矩是男女神仙不能随便搞在一起,就算有那个心思也要通过各种机缘巧合才能凑成美事,倘若没有仙缘,就连赤脚大仙这样的级别也惨得像个吊丝。”

    朱烈于是趁机问道:“月宫这么大,想找到那个吴刚也不太容易啊。”赤脚大仙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道:“你总来这里,怎么明知故问?连人间的老百姓都知道,吴刚就住在月桂旁边嘛!”

    赤脚大仙一把拉住朱烈的手,道:“来来来,一起去吧。”说着一抖袍袖,一阵疾风带起二人,片刻之间便来到一株巨大的桂树之下。朱烈抬头望去,好家伙,这哪里是桂树,简直比摩天大楼还要高耸,这么高大的树木朱烈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

    看到朱烈瞠目结舌的样子,赤脚大仙反而觉得好笑的很,嘿嘿道:“我看你小子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你有什么新花招别用在我身上,老哥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他望着桂树叹道:“当初吴刚也是位列仙班的人物,不知因何得罪了玉帝,以触犯天规为名被罚到月宫砍桂,直到月桂倒地他才算刑满,可是你要知道,这株桂树高五百丈,而且遇到砍伐还能自动愈合伤口,所以你想想,这个吴刚还能离开月宫吗?所以他干脆在这里酿起了酒、开起了赌场,大概因为桂花酒好喝,赌场交的税又高,玉帝也就不干涉这事儿了,吴刚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从赤脚大仙的口中,朱烈总算知道了吴刚的来历,又随兴问道:“我也曾听说吴刚跟那个嫦娥有一腿,真的还是假的?”赤脚大仙瞥了他一眼,冷笑道:“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嫦娥一根寒毛,天庭的人都知嫦娥绝色,却没人敢越雷池一步,你可知这背后的秘密?”

    朱烈刚想再问,那赤脚大仙却哈哈大笑道:“其实这些事你比我还清楚,今天怎么反而套起我的话来?我可不再上你的当了,来吧,地方已经到了,我们进去耍耍。”

    让朱烈意外的是,吴刚的赌场坐落在一座不起眼的小院落里,院中也有一棵桂花树,只不过是正常大小,散发着桂花香味,树下正有几个仙童在闲聊,见赤脚大仙和天蓬元帅到了,忙不迭恭敬相迎,赤脚大仙扔出几块仙玉筹,道:“这是赏给你们的,快带我们进去。”

    几个仙童乐呵呵道了谢,将两个人引进西厢房,这里面的空间可比在外面看起来大多了,厅堂十分宽敞,几张桌上摆着各种珍馐美味龙肝凤髓,酒壶里的桂花酒芳香扑鼻,充盈着整个房间,赤脚大仙双眼发亮,第一个冲了过去,拿起酒杯喝了起来。

    而朱烈则更注意大厅的其他角落,人间能看到的赌博方式在这里应有尽有,更妙的是赌场内的侍女、荷官都是芳华妙龄的美貌仙子,身上穿的也都是轻纱薄衫,隐隐间甚至可以看到私`隐部位,就算不愿赌博的人,光是这美酒佳肴绝色仙子也足够吸引他们的到来了。

    此时房间里的客人并不多,能被朱烈认出的更是屈指可数,为了避免尴尬,朱烈刻意来到角落里,期间也有神仙过来打招呼,他只好微笑应对,含糊敷衍过去。

    朱烈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他压根不懂赌博,平时连麻将都不会打,就会玩点斗地主,可是这天庭哪有扑克牌让他玩呢?他左看看右看看,感觉无所事事,但是为了九齿钉耙又不得不留下来,心里暗自盘算。

    这个时候赤脚大仙凑了过来,此时的他已经喝得半醺,说话连舌头都大了,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既不喝酒又不赌钱,在这里发呆可不是你的作风啊?”他忽然坏笑,指着室内飘来飘去的仙子,道:“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看上了某个,想得到她对不对?其实这也不难,跟哥哥说一说是哪个妹妹,费用我出。”

    朱烈奇道:“天上的仙女也干这种事吗?”赤脚大仙哈哈大笑道:“兄弟你今天是怎么了,总说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神仙当然也不例外,何况……”朱烈继续问道:“何况什么?”

    赤脚大仙道:“自从仙玉筹流通以来,大受欢迎,可以说是仙界的硬通货,大家都想尽办法多捞点在手里,拿到仙玉筹的办法也就多种多样了,不过大部分的选择是找份差事来做。对于级别够高的神仙来说自然不屑而为,可是对于一些等级比较低端的仙童仙子来说,就不能不做些兼`职了,对于他们来说,吴刚的地方确实是个捞油水的好去处。而且赌场有个规矩,在这里干活来去自由,全凭自愿。在这里,除了客人打赏以外,只有收入档次不同而已,比如守门的仙童,每日两枚仙玉筹;端茶倒水的侍女,每日四枚;荷官六枚。如果有仙子被客人点中了,可以选择做还是不做,如果答应的话,一个时辰的酬劳是三十枚到五十枚!价码就摆在那里,做不做自己选,说句实话,不想做的很少,原因嘛你懂得。”

    朱烈听罢感慨不已,心道:“原以为仙界是一方净土,看来跟人间也没啥区别了,只要有了货币的存在,任何社会都会变得商业化,就连神仙也不例外啊。”他又有些疑惑,问道:“可是老哥你不是说过天庭戒律森严么?为什么会允许大家干这个?”

    赤脚大仙不耐烦道:“你装糊涂还要到什么时候,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啊,有利益在里面嘛,吴刚这个销`金`窟是被课以重税的,是天庭重要的收入来源,它们怎么会禁止呢?而且像我这样的老神仙平时把不到妹子,又想尝尝鲜,只能来这里了,那些仙子通过这种途径可以得到大量的仙玉筹,用之购买仙丹仙器提升修为,各取所需,何乐不为?至于天规戒律么,那是用来忽悠老实人的,谁信谁是二傻子。”

    朱烈连说受益匪浅,赤脚大仙则打着酒嗝道:“酒后胡言,左耳进右耳出,听到没有?”朱烈连说明白。这时赤脚大仙拉着朱烈道:“赌还是女票,总要选一样吧。”朱烈为难起来:“虽然之前在玄素、王煜面前吹牛说自己能够拿回九齿钉耙,可自己根本不会赌,何况十赌九诈,就算是高手也未免会输得倾家荡产,这就是个坑人的事情,可是如果就这样回去,一定会被别人耻笑,面前这个坑我到底跳还是不跳?”

    赤脚大仙见他犹犹豫豫的,十分不耐烦,拉他到了一张赌桌前,道:“别磨蹭了,过来跟我一起押宝。”

    朱烈坐在大拐犄角,赤脚大仙坐在红拐犄角,此时有仙子上来问道:“两位押宝吧?”赤脚大仙借着酒劲调笑道:“不是,我是来看你的。”那仙子一袭青衫,生得俏丽可爱,看样子只是刚来的雏儿,不会逢场作戏,只得讪笑道:“您别开玩笑了,既然押宝,还是先交捎吧。”交捎就是交钱的意思,朱烈当然听不懂,但见赤脚大仙掏出了一堆仙玉筹,也就明白了,自己也将钱袋拿了出来,递给仙子。

    那仙子就是一怔,问道:“这是多少?”因为朱烈的袋子叫做乾坤袋,不管装进去多少钱,钱袋都是巴掌大小,而且轻若无物,所以那仙子才有此一问。

    朱烈随口道:“一千枚仙玉筹。”这数目属实不小,吓了仙子一跳,连赤脚大仙都瞪眼睛道:“兄弟,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还是悠着点吧,别玩这么多啊。”朱烈心想:“反正事已至此,就豁出去了,钱又不是我赚的,管那么多做什么。”

    于是他问那仙子,“请问押什么赚的最多?”仙子答道:“押孤丁赚的最多,一个赢仨。”朱烈点头道:“好,今天就押孤丁。”他一看宝案子上有四块孤丁,便犯了难,心说:“我押哪个好呢?”此时,一个细微轻柔的声音出现在耳边,如同清风细雨般说道:“相信我,押三准赢。”

    朱烈惊得环顾左右,见屋子里的各干各的,也有围过来看他热闹的,实在看不出是哪个人在为他指点迷津,而且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女孩的声音,这更让他十分奇怪,心想:“这女孩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帮我,还是害我?”

    那仙子又来催问,朱烈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说了“我押三。”仙子问道:“这把您押多少仙玉筹?”朱烈见那仙子语气之间似乎觉得自己不懂赌局,便没好气道:“全押上!”此举引来一片惊呼声,不少其他赌桌边的神仙也都聚拢过来。

    赤脚大仙脸都绿了,唉声叹气道:“哎呀天蓬老弟,我知道你上次输了九齿钉耙,心里的火还没消,可也不能这么鲁莽啊。”朱烈笑呵呵道:“不妨事,来这里就是丢钱的,多少还不是一样,就这把了,老子就押三!”赤脚大仙翘起大拇指,连声道:“爷们,够硬气,老哥我也舍命陪君子,我也押三!”说完在自己那堆仙玉筹里只拿出十几块来,推到宝案上,引来一片笑声。

    也有其他神仙纷纷押宝,不过没人再押三,除了赤脚大仙,还真没有跟朱烈一致的。原来天蓬元帅是吴刚赌场里著名的送财童子,来这里从来没赢过,玩什么输什么,因此大家都玩出规律了,没人敢跟着他押钱。

    仙子见没有人再押了,便换来一个叫宝的荷官,按住宝盒的盖子就要揭了。这荷官只有十五六岁年纪,样貌更是娇嫩动人,而且声音清脆悦耳,十分动听,拉长音叫起宝来更是动人极了。这叫宝有个规矩,哪儿门上的钱多就不要哪儿门,她见三上的钱最多,幺上的钱最少,便娇声叫道:“叫宝,揭盖!免三,去二,不要四,,叫宝幺来!”说完将宝盖一揭,道了声:“三啦!”

    周围欢声雷动,朱烈一脸莫名的瞧着已经笑红了眼睛的赤脚大仙,问道:“谁赢了?”赤脚大仙重重拍了他肩膀一下,叫道:“还特么装傻,当然是你赢了!”

    那边的仙童开始往这边搬仙玉筹,因为是押一赢三,所以光这一把,朱烈就赢了三千仙玉筹,去掉拿头儿还剩两千七。

    那仙子两眼放光,迟疑问道:”您是将钱带走,还是继续押呢?“目前朱烈面前的仙玉筹,本钱加上赢的,一共是三千七百块仙玉筹,堆起好大一堆,他将这些往前一推,冷冷道:“全押三!”室内寂静无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在猜测天蓬元帅到底发了什么疯。

    赤脚大仙打破沉默,朗声笑道:“老哥我舍命陪君子,我也全押上。”他将自己带来的几百块仙玉筹也一股脑推了出去。

    一切还是按照先前的程序走下去,到了荷官叫宝,结果依然还是三!

    闲话少叙,就在朱烈押完第四次以后,面前的仙玉筹已经堆积到了屋顶,大概有十数万之巨,旁边的赤脚大仙也跟着大赚了一笔,迫不及待地催促着他,“兄弟,接着来接着来。”而赌场内的仙童仙子们已经大汗淋漓,因为谁也没见过有人这么凶狠地赢过钱,而且每次都是全押!再这样下去,赌场恐怕要关门大吉了。

    这个时候的朱烈,脑子却是清醒的,他微微一笑,知道时机到了。于是他将椅子往后一推,站了起来,轻轻说道:“把吴刚叫过来,我有话跟他讲。”</br>

    
西游春色后宫小说的作者是风云三国,本站提供西游春色后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西游春色后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97yqxs.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97YQXS.COM.

床笫秘术:荒村女人的泛滥春情 寡妇村的男主任 乡艳小村医 小农民的爽歪歪生活 情缠乡村玉米地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乡村野事 乡野春色 荒村野情 山村小艳医